-

沈時霆是第2天早上過來的。

江晚晚昨晚一夜冇睡,早上纔好不容易睡著了一會,冇過多久,病房的門被人大力踹開。

男人粗暴的掀開她的被子,怒意未消,“起來,你還有臉睡覺!”

江晚晚懵懵懂懂的睜開眼,眼中還有未完全清醒的迷茫,頓了幾秒纔看清眼前的人。

是沈時霆和白錦妍。

他牽著她,姿態親昵儘顯維護。

所有的等待在這一刻都像是成了笑話,江晚晚喉嚨苦澀,卻強撐著不肯表露出來,“怎麼了?”

沈時霆咬牙道,“你還有臉問我怎麼了?先前你如此汙衊錦妍,如今真相大白,你也該向她道歉,祈求她的原諒。”

“什麼?”

江晚晚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竟然要她向白錦妍道歉?

沈時霆一字一句,分外冷漠,“錦妍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白家大小姐豈是你能隨意汙衊的?更何況這件事本就是你有錯在先,讓你道歉也不算委屈了你。”

“嗬嗬......”江晚晚不可置信的仰頭大笑。

看吧,這就是她的好丈夫,永遠隻會懷疑她,傷害她。

“想讓我道歉,冇門!”

“江晚晚,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沈時霆也被激出幾分怒氣,在這件事情上,白錦妍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如今隻是讓她道個歉便可以把此事接過,她還有什麼好不願意的?

白錦妍低垂著眼,一副很委屈的模樣,“時霆,她不願意就算了吧,也許本就是我的存在礙了她的眼,受這點委屈也不算什麼。”

“不行,她必須道歉。”

沈時霆態度很堅決,上前一步死死攥著江晚晚的手腕。

疼痛彷彿是從骨子裡傳出來的,江晚晚白了臉色,眼睛卻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他。

“沈時霆,我和你夫妻一場,我為你生兒育女又死裡逃生。你來不問問我昨天想說什麼?卻一個勁兒逼我道歉?”

沈時霆下意識想到了淩霄說的話,他說江晚晚讓他務必過來一趟,那樣的語氣是少有的認真。

但他當時忙著安撫白錦妍,根本無暇顧及。

如今既然他人來了,自然有大把的時間。

他冷著臉道,“不管你想說什麼,都等你道完歉再說。”

“嗬。”

江晚晚自嘲的笑了,眼中有盈盈隱淚光閃爍,“不必了。”

“不就是道歉嗎?我道就是了。”

她掙脫開沈時霆的鉗製,用手抹了把眼淚,目光直直的看著白錦妍,“你過來,我和你陪禮道歉。”

白錦妍不太想靠近她,可讓江晚晚道歉是她昨晚撒嬌裝委屈半宿才換來沈時霆點頭的,要是現在說算了隻怕要引起懷疑。

白錦妍勉強一笑,“晚晚,你就這樣說吧,我能聽得見。”

“那怎麼行?”

江晚晚嘴角勾起三分笑意,眼神卻冷如冰霜,“沈時霆既然讓我跟你道歉,那我自然得拿出10倍的誠意。怎麼?你不想要我的道歉了嗎?”

“冇事,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