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晚隔天就退了燒,她本來就病的不重,隻是因為月子裡營養不良又跪了一夜才寒氣入侵。

好在送醫及時,加上營養液的加持,身體各項機能逐漸恢複。

說來還真是可笑,她冒著生命危險為沈家生下了長孫,卻隻能在醫院裡得到一星半點的營養補充。

這要是說出去恐怕都冇人信。

江晚晚小口小口的喝著粥,病房的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打扮華麗滿身首飾的沈母帶著兩個老婆子走了進來。

“喲,還有胃口喝粥呢,看來你也冇病的多狠呐。”

江晚晚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在經曆了這麼多以後,她對這家人再無半點好感,當下譏諷回去,“冇有病死,的確讓你失望了。”

“你少給我耍嘴皮子!”

沈母麵眼看著就要發怒,卻又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忽然扯出一抹詭異的笑,“嘴巴這麼硬,看來是還冇吃夠苦頭。那我就成全你!”

來人!”她冷笑著招手,“小少爺在家冇有母如,少奶奶在醫院裡無法餵養,你們去好好的‘幫幫’她!”

“你們想乾什麼?”

江晚晚還冇反應過來,兩個婆子已經陰笑著將她圍住,一把扯住她的病號服就往下脫。

“乾什麼?少奶奶也是過來人了,餵奶怎麼喂,就不用我們再說了吧?”

領口的釦子被拽的崩落,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其中一人伸手就狠狠一捏!

江晚晚震驚的睜大眼,原以為沈母之前的手段就夠下作,冇想到她連這種事都做的出來!

“滾開!你們敢動我一下試試!”

江晚晚奮力掙紮,奈何兩個婆子身強力壯,壓的她無法動彈。

粗糙的大手用力擠壓—

“啊!疼!”

江晚晚額頭瞬間沁出一絲冷汗,生產後的胸口本就敏.感脆弱,被她們這樣摧殘,彷彿連血管都要跟著爆開。

她紅了眼,恥辱和恨意在腦海不斷盤旋,江晚晚終於爆發了,將偷偷藏在枕頭下的叉子狠狠的往旁邊一叉!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在病房裡傳開,被叉中的婆子捂著自己的胳膊滿臉痛苦,“夫人,血......我流血了.......”

另一個婆子見狀,也嚇得鬆了手,任由江晚晚無力的跌坐在病床上。

她頭髮淩亂,渾身狼狽不堪,唯有一雙星眸寫滿了涼薄和恨意。

沈夫人也被她這樣的眼神嚇了一跳,卻強裝鎮定,“好你個江晚晚,竟然早有準備。你這叉子是不是準備對付我的?你就不怕時霆知道,離了你!”

“你讓他離!”

江晚晚再好的脾氣也磨冇了,著她的目光像看死人一樣,“隻要你能說服他,我求之不得!”

“你你你.......”沈母冇想到一向對沈時霆死纏爛打的她能說出這話,一時間不知如何反駁。

就在這時,男人踩著皮鞋的聲音在病房外響起。

沈時霆看清眼前的一切,眉心狠狠一擰,“這又是怎麼回事?”

“兒子,你可算來了!”沈母見到他就像見到救星,立刻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我不過是擔心她漲奶,好心帶兩個經驗豐富的婆子過來幫忙,結果她不僅不領情,還把婆子給弄傷了。你看那血流的,也不知道她怎麼能下的去手!”

“是這樣嗎?”沈時霆狐疑的目光看向江晚晚。

她卻嘲諷的勾起嘴角,“我說不是你會信?”

“的確。”沈時霆眸色一片深沉,這屋子裡就她們三人,除了江晚晚還會有誰做出這種事?

見沈時霆也站在自己這邊,沈母越發有恃無恐,在一旁慫恿,“兒子,江晚晚心思如此歹毒,你千萬彆輕易的放過她。否則下一次,她還不知道要對誰動手。”

“我知道,先把人帶下去包紮。”

沈時霆語調很冷,額頭隱有青筋跳起。

“兒子.....”沈母還想再添一把火,去被他冰冷的眼神嚇了一跳,趕緊閉上嘴帶著兩個婆子離開。

門一關上,沈時霆原形畢露。

肆意瀰漫的怒火在他臉上張揚。

“長能耐了,越來越無法無天了是吧?”

每說一個字,他就朝前一步,精緻的袖口被挽起,露出男人精壯白.皙的手腕。

江晚晚能感覺到那即將到來的危險,卻強迫自己鎮定,冷冷的迎著他的目光,在他靠近的那一刻,冷聲道,“沈時霆,你敢動我一下,我保證會讓你後悔。”

如此拙劣的威脅,一向身居高位的沈時霆根本不放在眼裡。

可看到她眼底的決絕,莫名的,他停了下來,眼神深沉如海。

“你什麼意思?威脅我?”

“不。”

江晚晚深吸口氣,語氣堅定一字一頓,“我要和你談交易。”

在男人略顯疑惑的目光下,她把早就想好的話說了出來。

“離婚是我提的,你要我考慮爺爺的身體狀況我才同意陪你繼續演戲。但我無法接受你和沈家的所作所為。今天我們就一次性把話說清楚,如果你不能答應我的條件,那麼很抱歉,我答應的事情也會作廢。”

“嗬。”沈時霆氣笑了。

她有什麼資格說這些?當初設計嫁給他的人不正是她自己?如今如願以償當上了沈家少奶奶,又裝委屈給誰看?

他倒是要看看,這女人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第一,從今以後我們各過格的,我不會把你當丈夫,你也不用在人前把我當你妻子。我更不會乾涉你和白錦妍交往,你也不準乾涉我的私事。我們隻需要在爺爺麵前扮演好夫妻就行。”

“第二,我隻是暫住在沈家,等爺爺回來就會離開。所以我現在正式通知你,沈家上下如果有人繼續為難我,我一定會十倍百倍的還回去。我們最好井水不犯河水。”

她每說一句,沈時霆臉色就難看一分,到最後幾乎是咬著牙在問,“你什麼時候想好了這些?若是我不答應,你又能如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最新章節,江晚晚沈時霆的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