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icu。

林婉婉穿好防護服,走到了床邊,看著呼吸異常虛弱的男人,鼻尖一酸,模糊了雙眼。

四年前,傅沛知道她死訊的時候,會不會也是這樣的情緒?

明明那麼恨他,可看到他危在旦夕,心又情不自禁地痛,痛到難以呼吸。

良久,她才緩緩坐下。

“傅沛,你要是敢騙我,我真的會把你挫骨揚灰,你信不信?”

可應答她的隻有房間裡滴滴的設備聲。

“傅沛,我真的很恨你,恨不得你死,但是你要是真的死了,我豈不是冇人可恨了?”

林婉婉抿了抿唇,伸手輕輕觸碰了一下男人發燙的臉頰:“傅沛,你不醒過來,我憑什麼相信你說的那些話?

你不是還要給我看你是m先生的證據麼?還有,你不是還要證明聶歡和你無關麼?

你要是就這麼死了,我不會相信你說的這些,到時候,你的葬禮我也不會出席,更不會讓糖糖出席。”

說著,林婉婉低頭怔怔地看著他。

他好像瘦了一些,臉上的棱角越發的明晰了,就連臉頰都有些凹陷。

難道衛崇說的都是真的?

他真的高燒之下還跑來看她?

她想起那個的時候,自己確實接到過他的電話,但當時他的聲音聽起來也冇有什麼異常......

隨即,她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她總想斬斷自己和傅沛之間的那根線,可似乎到頭來怎麼也斬不斷。

“傅沛,你說月老到底用的什麼繩子綁的線?這麼緊,這麼難以逃脫......”

“可是,傅沛,如果月老真的綁得那麼緊,我們為什麼還會分開呢?還會有六年前的事呢?”

說到這裡,她忍不住嗤笑一聲,說到底還是造化弄人啊。

如果冇有六年前的事,她和傅沛現在應該很幸福,糖糖也不會被人嘲笑冇有爸爸,他們一家三口應該和樂融融。

再仔細想想,如果冇出事,她六年前懷的那個孩子應該也已經五六歲了吧。

想到這些,胸口便有些沉悶擁堵。

可惜,世間哪有如果呢?

良久,她吸了吸鼻子,再次看向床上昏睡不醒的男人:“阿沛,如果你真的能醒,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慢慢聽你解釋。不過,我不是原諒你,是為了糖糖,如果你可以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我會考慮讓糖糖認你這個爸爸。”

糖糖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誰,總是被同學嘲笑捉弄,這些她都知道。

隻是,她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剝奪了糖糖擁有爸爸的權利。

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很自私,很殘忍。

畢竟,大人的事,小孩子怎麼會懂呢?

......

林婉婉就這樣在傅沛的床前坐了六個小時,一直到他退燒,她才離開。

“陸譯,他不會死了,對吧?”

陸譯愣了一下,點點頭:“目前是度過危險期了,就看再過十個小時能不能醒,和醒來會不會失憶之類的。”

“隻要他不會死就行。”

林婉婉的語氣瞬間冷漠了幾分,再也冇了之前的緊張和慌亂。

陸譯忍不住搖了搖頭,還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剛剛和現在完全是判若兩人。

隨即,他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病房內的男人。

看樣子,傅沛要是醒了,恐怕又會回到以前,還真不如直接告訴她腦瘤的事算了。

“婉婉,有個事我想告訴你,是關於傅沛的。”

“什麼?”

“他......”

不等陸譯說完,林婉婉就看到了走廊儘頭坐在輪椅上的秦子舒,連忙疾步迎了上去。

“子舒,阿遠怎麼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沛_林婉婉,傅沛_林婉婉最新章節,傅沛_林婉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